<menu id="ywsmu"><input id="ywsmu"></input></menu>
  • <menu id="ywsmu"></menu>
  • <blockquote id="ywsmu"><sup id="ywsmu"></sup></blockquote>
  • 如果我犧牲在朝鮮,請把我面向祖國埋葬——一位志愿軍老兵的回憶

    2019-07-01 09:14:54  來源:各界新聞網-各界導報  


    [摘要]我從一位江西籍的犧牲戰友貼胸的符號背面看到一行小字:“如果我犧牲在朝鮮,請把我的尸體面向祖國埋葬!”我把政治處那位領導拉到犧牲戰友面前,他伏下身仔細翻看這鮮血染紅了的鋼筆字,含淚說道:“江西籍戰友岳安民!”隨后他指揮在場人員,每一個埋葬烈士遺體的坑必須斜向西南方向,2米深450坡度,以便我們的戰友永遠面朝北京心向祖國。...

    去朝鮮前線前戰友們的合影。后排左起第5人為劉世浩。攝于浙江溫嶺縣澤國鎮。

      我從一位江西籍的犧牲戰友貼胸的符號背面看到一行小字:“如果我犧牲在朝鮮,請把我的尸體面向祖國埋葬!”我把政治處那位領導拉到犧牲戰友面前,他伏下身仔細翻看這鮮血染紅了的鋼筆字,含淚說道:“江西籍戰友岳安民!”隨后他指揮在場人員,每一個埋葬烈士遺體的坑必須斜向西南方向,2米深450坡度,以便我們的戰友永遠面朝北京心向祖國。

      □劉世浩

      一

      1953年6月17日,那時候我們還不知道我們已成為中國人民志愿軍最后一批入朝參戰部隊。朦朧之夜,我們乘著悶罐子火車,唱著“雄赳赳,氣昂昂”的志愿軍戰歌跨過了鴨綠江。

      第二天黎明4時許,東方漸漸顯出魚肚白,火車到了一個叫黑橋里的目的地。官兵們背起行囊,告別坐了一晚上的“悶罐子”車廂。突然天空呼嘯之聲不絕于耳,憑直覺這是飛機群。當時我在184團5連當文書。見此情景,連長說了句“有大情況”,立即傳下口令:“行動迅速,不要慌張。”他的話音剛落,“轟轟轟!”飛機上扔下的炸彈四處開花。子母彈一處響起,一線開花,一片爆炸,火光沖天。連長問我:“小文書,快看哪是南?”那時全連只有我一個人有指南針,入朝前我還專門做了個小木頭盒保護著。我打開木盒借著火光,看清方向,用手直指火光。連長毫不猶豫,伸出大巴掌,一聲令下:“沖向火光,向南!向南!”然后又傳出口令:“一個緊跟一個,不許掉隊!”

      那時的我,顧不上想連長為什么奮不顧身帶著全連沖向火光而向南,腦子里只是想快跑不能掉隊。借著炸彈炸起的余光,連長選擇了一條鄉村小道,帶著全連疾跑。

      這條路崎嶇不平,雜草荊棘,又是泥濘又是水坑,官兵們一口氣跑了兩個多小時,全連無一人掉隊。我問連長:“你為什么要沖著火光向南?”連長說:“真是個新兵蛋子,南是前方,我要是蒙頭轉向地帶著全連向北跑,那不成逃兵啦!”

      我們連在靠山的一個小村莊安營扎寨。所謂小村莊實際上只有四五戶人家,那時的朝鮮很難有完好的村子,我們連部住進了一家只有一位阿媽妮(老大娘)的家,各排依次在一條小溪旁的幾棵大樹下露宿。不知睡到什么時候,連長把我從睡夢中叫醒。原來,團部報話機通報,本團三營七連的一個排剛駐下來,就被敵人特務發現,待敵機來時,特務在地面發出信號彈,敵機鋪天蓋地扔下炸彈,這個排干部戰士全都犧牲了。團部命令我迅速趕往七連出事地點,協助掩埋犧牲戰友尸體,登記烈士名冊。這是因為七連連部離出事地點較遠,而我們連離這個排只隔一個山頭。

      二

      連里一位姓崔的朝鮮族戰士陪我一道翻山越嶺,我們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七連出事現場,同時到達的還有團里調派的大約100人的干部戰士。犧牲的戰友已經血肉模糊,分辨不清誰是誰了,而我的責任必須從他們的軍帽和軍裝里弄清姓名、籍貫、年齡等關鍵資料。

      我一邊查找,一邊聽到旁邊有人嘆息:“真沒想到,剛到朝鮮第一天,還沒做什么貢獻呢,就犧牲了,太可惜了!”有的戰友也有同感,隨聲附和。這時,擔任現場總指揮的團政治處楊副主任高聲對大家說:“毛主席說,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今天,我們犧牲的戰友雖沒死在與敵人面對面的戰場上,同樣個個都是英雄,他們的死重于泰山,國家會追認他們為烈士!”他的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使人想起了毛主席在張思德同志追悼會的講話。

      突然,我從一位江西籍的犧牲戰友貼胸的符號背面看到一行小字:“如果我犧牲在朝鮮,請把我的尸體面向祖國埋葬!”我流著熱淚,把政治處那位領導拉到犧牲戰友面前。他伏下身仔細翻看這鮮血染紅了的鋼筆字,含淚說道:“江西籍戰友岳安民!”并向我交待,把這句話寫在他的名冊上。他對我說,你是五連文書小劉吧,你的責任重大。別看犧性的戰友都是無名英雄,你登記造冊上報,他們都是有名有姓的烈士,將名垂史冊!隨后他指揮在場人員,每一個埋葬烈士遺體的坑必須斜向西南方向,2米深450坡度,以便我們的戰友永遠面朝北京心向祖國。

      當時我完成了烈士名冊后,交給了楊副主任。他說他將很快上報,讓地方確認烈士,戰友的鮮血不會白流!幾年后我又遇到了這位領導,提起烈士花名冊,他說我那份名冊交給了司令部軍務股已打印成鉛字本存檔了。楊副主任還告訴我,1958年部隊撤軍回國前夕,師團營三級領導專程到黑橋里墓地向烈士們吿別,墓地雖然沒有鮮花新土,但一個個墓碑依然朝著西南,朝著祖國。他說,在朝鮮三千里江山,這樣的墓地為數不少!

    編輯: 羅亞秀

    相關熱詞: 朝鮮 志愿軍 戰友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陜ICP備13008241號-1
    上海快3平台上海快3主页上海快3网站上海快3官网上海快3娱乐 赵县 | 台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宁波 | 濮阳 | 赣州 | 泗洪 | 海西 | 昌都 | 大庆 | 济宁 | 燕郊 | 南阳 | 喀什 | 青海西宁 | 黔东南 | 贺州 | 新乡 | 南阳 | 丹东 | 莱州 | 黔南 | 阿勒泰 | 保山 | 湖州 | 大同 | 廊坊 | 白沙 | 桐城 | 南阳 | 宁国 | 宝应县 | 通化 | 白沙 | 海拉尔 | 燕郊 | 海拉尔 | 湛江 | 中山 | 厦门 | 蓬莱 | 新余 | 垦利 | 珠海 | 嘉善 | 内江 | 安庆 | 昌吉 | 枣阳 | 鸡西 | 汕尾 | 甘肃兰州 | 诸城 | 深圳 | 芜湖 | 琼中 | 赵县 | 乐山 | 金坛 | 石河子 | 宜春 | 淮安 | 深圳 | 东莞 | 阿克苏 | 宁波 | 西双版纳 | 益阳 | 凉山 | 沧州 | 万宁 | 曲靖 | 宁德 | 绵阳 | 兴安盟 | 泰州 | 如东 | 阿拉善盟 | 遂宁 | 昌都 | 锦州 | 苍南 | 灌云 | 宜宾 | 宝鸡 | 崇左 | 石嘴山 | 黑河 | 通化 | 蓬莱 | 通辽 | 玉林 | 吕梁 | 吴忠 | 吐鲁番 | 珠海 | 汝州 |